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我是教师 > 正文
我是教师
幸福的教师像火种——记第三届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获得者傅丰林教授


从北京回到西安,已是子夜。连日来,全国大学生电子竞赛组委会的日程非常紧张,工作结束之后,他顾不得在北京休息一晚,就风尘仆仆地连夜乘飞机赶回西安。因为第二天一早,他还要坐学校的班车到新校区为学生上课……

他,就是第三届全国教学名师奖获得者、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傅丰林教授。傅老师虽然已近古稀之年,但仍行色匆匆,整天为本科教学奔忙着。

少年教师和青年学生

“那种沉稳熟练劲儿有点像一个已经有几年主讲经验的老教师”

傅丰林生于浙江宁波,小时候在家乡受到系统而良好的基础教育。他自称是个“本分”的学生。读小学和初中时,因为刻苦认真,再加上个性温厚,任课老师和班主任都特别喜欢他。老师们的关爱方式总是更多的心血、精心的栽培和更高的期待。在这种关注的目光下,扛着“三道杠”的他走过了快乐而自信的少年时代。

刚满十四周岁,班主任老师就亲手为他戴上崭新闪亮的团徽,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半个世纪,傅丰林仍能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场景,讲述过程中,他的脸上甚至还泛着年少时的光荣和激动。傅丰林说,这些可敬可爱、无私付出的老师们留在他心里的是鲜活生动的“人民教师”的形象,也使他从小便对教师职业的崇高、“教师”二字的分量有了更细微、更感性的体悟和理解。

1959年,傅丰林考入慕名已久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后改名为军事电信工程学院,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无线通信专业学习。回忆起大学阶段的学习,傅丰林对“西军电”严格的管理、扎实的作风、浓厚的学风记忆犹新。他说,从周一到周六,每天从早到晚,基本上都被规律的学习和训练占得满满的,只有周六晚至周日晚饭前属于个人支配时间,才有时间写写家书,洗洗衣服。

那时,无线电电子学属于新兴学科领域,国家重点扶持相关专业的建设与发展,“西军电”的招生规模迅速扩大,致使专业教师奇缺。正是这种情况,成为傅丰林学业发展和人生历程的重要转折点。读到大二那年,因为基础扎实、成绩突出,他被学校调出任教,分配到“晶体管电路”课程教研组任辅导教师。接到命令,傅丰林诚惶诚恐,一边是兴冲冲的荣誉感,一边又是沉甸甸的责任感。

在当时,“晶体管电路”是一门很新的专业基础课,国内成熟的教材很少。对于一名边学边教的大二学生,要做好“晶体管电路”的课程辅导,难度是不言而喻的。傅丰林别无选择,他只能花更多的时间去查阅资料,苦读硬攻,以确保自己对课程内容吃透练熟,很快就胜任了课程的辅导工作。不久,傅丰林还被吸收加入教研室的教材编写组,协助并参与教材编写工作。

中科院院士保铮教授当时担任电子线路教研室副主任,他不但个人治学严谨,而且对教师要求也十分严格。为了提高教师的业务素质和教学水平,教研室经常组织针对教师的业务考试。傅丰林和其他老师有时在周日晚上遭遇突然“袭击”,参加严格又紧张的考试。这些做法有效地激励和鞭策了一批青年教师,也让傅丰林切身地感受到了“为人师”的压力和责任。

这种兼当教师又当学生的双重身份,带给傅丰林的是关于“教学”的丰富而又立体的认识。作为学生,他和其他同学一样对照本宣科的老师和填鸭式的教学方式从心底里抵触,同时有那么几位他特别喜欢的老师。大学讲台上一批个性鲜明的优秀教师深深吸引着他:或能挥洒自如,把抽象枯燥的内容演绎得灵活生动;或能春风化雨,以人格魅力言传身教……。他一一引为榜样,勤于讨教,也暗自在内心反复揣摩。作为教师,他又格外能理解学生在学习上的困难和面对困难的心理,特别是他平等而谦逊、亦师亦友的态度拉近了跟学生们的距离。

[1] [2] [3] [4] 下一页

123
南校区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沣路兴隆段266号 邮编:710126 北校区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太白南路2号 邮编:710071 电话:029-88201000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陕ICP备05016463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