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二十四节气,感悟中华天地——小雪

孟冬将入雪,随语伴西风。 从广袤的西伯利亚高原上,或者更为遥远的西北极寒之地,风一路南下,穿越蒙古草原,跨过长城,抵达秦岭山麓。天气愈发阴冷,一夜又一夜,古都的黄叶像病人的头发,大把地掉落。在初冬某个晴好的夜晚抬眼望去,成片地树干上嶙峋的“手”兀自托起了一轮圆月,照向急行的人群,也照亮了初冬肃穆的前路。

小雪时节,气寒而将雪,又因地寒未甚而雪未大得名。农人在田间地头修剪果枝,以草秸编扎株杆,为来年的丰收早做打算。入冬后,收获的时节已过,田间地头茫茫一片、了无生趣。而深埋在土壤中的,那些冬眠的虫儿,以及沉睡在石砾间的种子,在造物主重重考验下,伴随大地起伏跳跃的脉搏,释放出更为磅礴的生命张力。

这个时节,当北方早市里的上海青,玉米,还有灰头土脸的地瓜挤挤攘攘地摆放在菜场时,水灵的萝卜、白菜早撑起了冬日蔬菜的半边天,全然一副蔬菜贵族的姿态。“还是要用当季的食材”,主妇们秉持着这样的理念,用挑剔的眼光抱走品相佳的回去,做些泡菜、包点饺子,或者干脆转手馈赠邻里。就像老舍冬日里钟情于“熬白菜”,在外漂泊的人偏好冬日里的家乡味道。时代不断发展,人们迁徙到大大小小的城市讨生活。城里地方小,锅灶施展不开,从老家捎来的腊肠、海鲜、泡菜、馒头,让远行在外的亲人越发怀念这种味道,从家乡带些五湖四海佳肴的习俗因此一代代延续了下来。对于许多中国人而言,所谓佳肴,也是“家肴”,年关越来越近,这种味道则越发浓烈了。

这种浓烈的味道,也布满了生命的思索。在说文解字中,雪被定义为“冰雨说物者也”,在古人眼中像冰一样的雨漫天落下,万物莫不喜悦,就是雪天的样子了。物无不喜雪,文人更不例外。金庸小说《神雕侠侣》里充满了江湖风味的风陵渡口便是在冬日里发生的。“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生”,我们试图想象令郭襄难以忘怀的场景:屋外江面冻结,江湖义士围炉而坐,码头间不绝于耳地吆喝不时屋外飘进,温一壶上好的女儿红,从靖康之变谈到契丹铁骑,洋洋洒洒,甚是酣畅痛快。也不知是从何时,又是从哪本演义中,谈及人生的壮丽与气魄,落寞与气节,要在冬日讲述才能显得决绝与壮烈。倘若烟花三月或春燕戳泥的日子,谈家国抱负,说老骥伏枥,豪情与气节是要被消解掉大半了。更不知是遭遇什么际遇后,人们开始成长,开始感觉到生命的价值——生命在冬日里萧索的风,白茫茫的原野中充满了韧劲。尽管大自然用最大的寒意向一切生物发出怒吼与不满,但仍旧不愿屈服,他们用火、用光明,将冬日里原本娇艳的梅花化为了傲然于天地间的巾帼。这是冬日里最动情最可爱的地方。

此刻倘若推开窗去,远处自是一片绵延不断的秦岭山麓。在肃穆的冬日里,万籁俱寂,窗外的山影显得模糊和抽象。也是这样的日子,二百多年前在不列颠的诗人雪莱,笑看世间丑恶之态,写下了《西风颂》里著名诗句:“If winter comes,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冬季是孕育生命的,也孕育了无数的文学贵胄与情怀抱负。无数次地,历史和造物主让人类明白,它是死亡,但更是新生。


(文:郭 荣 图片:小虎牙工作室)

 

 

南校区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沣路兴隆段266号 邮编:710126 北校区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太白南路2号 邮编:710071 电话:029-88201000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陕ICP备05016463号
访问量: